首页 > 文化频道 > 读书频道 > 书摘 > 正文

秋色的味道:节选自《四季小品》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10-23 点击:
秋色的味道

  秋色的味道在历代文人叙述之下,我以为有三种经典意境。一是汉武帝的“秋风起兮白云飞,草木横落兮雁南飞”,很硬朗干爽清亮的初秋景色,令人想到大漠雄风穿长城而过,草木萋萋都在洁白的云影下,只有融化在长天中的雁阵有一点悲慨。二是《诗经》中的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,芦苇沾白露而成衰黄,舞动在秋风中寄托对伊人的美丽思念。这是“孤烟袅寒碧,残叶舞愁红”的景象,缠绵而意境悠远。第三就是杜牧那首《山行》的味道——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,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前两句,秋风将山林梳理成清朗,秋容淡泊,也就是秋高云淡,粉墙乌瓦从变成清丽的林隙间跳跃出来,秋阳温软。后两句,秋香高悬,意气闲逸,旁若无人。“霜叶……”一句,表面看全无颓伤、悲怀之意,但要是将它凝视放大,在我看,那红就会强烈地浸洇、鲜艳、跳荡开来,在其中能读到啼血之貌。
  我的观点,秋之色彩,美在天高气清与万物姹红嫣紫的对比。这反差中,最感人的就是在秋阳中燃烧的万山之红中之黄、黄中之红。在深秋寒意紧逼下,它们在枯萎前要拼着命展现它们的艳丽。正是这样的悲壮,一枝枝、一丛丛聚合出漫山遍野烂漫着的满目伤残之色,风吹过,就会有连绵浩荡令你悲慨而不能自制的秋声。这样的感受,我想到秋天的词是“肃杀”而不是“萧瑟”。万物在以伤残之色五彩斑斓地媚人后,还总须经凄风苦雨荡涤,才能一身素净地踏进冬的门槛。一年四季循环中,如果将冬为始,那么秋就是经脱胎换骨而走向新生的一个过程,落叶流风,夜寒秋思,便将一个结束与一个开始联结在了一起。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