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专栏 > 我家风情 > 家乡亲情 > 正文

母亲的鞋样子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08-10 点击:
母亲的鞋样子

  上小学时,我就看过作家杨益言的小说《红岩》,那是从母亲用来夹鞋样子的一本旧杂志上看到的。那是一个午后,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就着窗户上挤进来的朦胧昏暗的光线,看得很是入迷,我被江姐的英雄事迹感染着。从此,我便爱上了小说,也记住了杨益言这位作家的名字。

  这本杂志内,除了杂志登载的内容,还夹杂着很多的鞋样子,大的、小的、单鞋、棉鞋等。那时候,还不时兴买鞋,人们穿的大都是家做的布鞋。为给我们做鞋,母亲先为我们每人量好尺寸,再用剪刀剪出每个人的鞋样子,夹在杂志内备用。因为有了这些鞋样子,做起鞋来,母亲就省却了许多的麻烦,做出的鞋子穿在脚上也正合适。

  每次做鞋前,母亲总要拿出夹鞋样的本子,从里面翻捡,找出后,放在一块布料上,左看看,右瞧瞧,然后拿出剪刀,照着鞋样认真地剪。

  母亲剪鞋样用的纸,有白纸、黑纸、报纸、牛皮纸,什么纸都有,似乎逮着什么用什么。就着这些鞋样纸,她一针一线,在白天或夜晚的煤油灯下,为我们做出了许多结实的鞋。

  做鞋还要“打袼褙”。就是找一些边角的布料,在一块木板上,刷上白面糊,将布料粘上去,往往要粘贴好几层布料。这样,在明亮的阳光下,将褙子晒干,以便做鞋底用。用袼褙做鞋底的好处是坚挺、耐用、不开裂,穿着它可以走平路,也可以走山路。

  不过,用褙子做鞋底,纳鞋底时可就费力了。母亲往往左手戴着顶针,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钢针,用顶针将钢针用力地顶进鞋底里。一双鞋子做完,不知道要纳多少针,那鞋子上的一针针一线线,纳进去的是无言的关心、关怀与疼爱,是无私的母爱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工作后的我买了几本铜版纸彩色印刷杂志送给了母亲。母亲就用它剪出鞋样子,一直用了很长时间,直到流行买鞋穿,母亲才将其扔掉。

  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吧,电影《决裂》里面有这样一个镜头:一位老太太给做知识分子的儿子送去了一双家做的布鞋,这位知识分子望着鞋子蹙起眉头,老大不悦,直埋怨母亲给他做的布鞋穿出去“丢人”。殊不知,那是母亲千针万线为他缝制的,里面饱含着母亲的艰辛。

  手工做的布鞋,透气性好,不闷脚,穿着舒适。从幼时到上小学,再到上初中和高中,直到参加工作的一段时间,我穿的都是母亲为我做的布鞋。而今,手工做的布鞋相对比较少见了,但我心里怀念的,仍然是母亲做的布鞋!
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鲁班节

      每年农历四月初二举行,为期一天。居住在这里的蒙古族人民从其他兄弟民族那里学会了建筑技术。他们修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白节

      蒙古族过白节  当春节临近,生活在大草原上的蒙古族群众也开始忙碌起来,所不同的是,蒙古族人民把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那达慕

      蒙古语意为游戏或娱乐。原指蒙古族传统的男子三竞技--摔跤、赛马和射箭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逐渐演变成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马奶节

      马奶节是蒙古族传统节日,因为这个节日以喝马奶酒为主要内容,故名。马奶节流行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和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燃灯节

      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,待夜幕降临,家家点燃酥油灯以示欢庆。今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、额敏县多数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