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专栏 > 民俗文化 > 中华饮食 > 正文

舌尖上的二十四节气之霜降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10-23 点击:
霜降饮食

  气肃而凝,露结为霜。“疑薄雾之初覆,似轻尘之未起”(崔损《秋霜赋》),这如薄雾似轻尘的霜一出场,让即将进入冬季的植物狠狠地春天了一把。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二月的春花羞答答地开,犹如一朵红云从少女的俏脸上升起。枫叶或状如鸡脚,或形似鸭掌,五裂,犹如花的怒放,经霜之后叶色猩红似火,响声也是有的,那种热烈而响亮的红,就像空中炸响的爆竹,肆无忌惮,华丽铺张。
  秋霜落在草木土石上,叫“打霜”。“不经霜打,柿子不甜”,“霜打白菜赛羊肉”,千年流传的谚语说出了鲜甜味美之源:银的霜是一个母的,有着旺盛的生殖力,它繁殖出秋叶的火红,也孕育着蔬果内心的甜甘。霜降时节,明月朗照,大地之上霜花盛开,银的霜就是一层比甜还甜的糖,那些大红柿大白菜就是许多蜜罐罐。酱菜也要打霜的。霜降之夜,揭去酱缸上的盖垫,给茄子萝卜们请来一层皑皑白霜,这叫“霜降酱菜”,白霜一打,酱菜就特别的鲜甜,又有一股浓郁的酱香,以之佐饭,能多吃好几碗。
  清人潘荣陛是一位把节日习俗当作社会大事来写的作家。在他那里,霜降腌菜是一年一度的重要事件,说到黄芽菜,他赞为都门极品,鲜美不减富阳冬笋,乃腌菜之首选。地瓜萝卜可以窖藏保鲜。那些与主体剥离的萝卜缨、辣菜叶,拔秸棵时碰到的茄妞子,用粗盐腌制,细霜调味,使它们得以重构生活的甜美。
  霜降到,地瓜刨。地瓜是霜降当令主食。一夜繁霜,绿绿的地瓜叶全都变成黑黑的木耳。生出木耳的地瓜可就大不一样了,样子像一个大锤,威猛得很,咬它一口鲜脆如梨,甜美若枣。一季地瓜半年粮。鲜地瓜煮粥喝,香甜软嫩,特有口感;地瓜干薄如秋叶,色若雪片,形似满月,煮熟了吃,又面又甜,别有风味。把煮好的地瓜干码在盖垫上,其上覆以笼布,做饭的时候,搁在锅里一热,就可以吃了。此种熟瓜干亦可作零食,小时候兜里揣几块,感觉阔气得很。
  地瓜,也叫红薯、番薯、甘薯、红苕,它富含淀粉、氨基酸、膳食纤维、胡萝卜素、多种维生素以及矿物质,被称为“长寿食品”,白心者质脆多汁,生吃有水果之鲜爽,黄瓤者质紧味甜,熟食软嫩甘美,如嚼奶油面包。霜降时节,吃地瓜可健脾补肾生津止渴,但空腹吃会导致胃胀,更不易和柿子同食,地瓜的糖分在胃内产生的果酸会和柿子里的鞣质、果胶发生反应,形成难溶性硬块“胃柿石”,严重者会胃肠出血。柿子皮薄无核,肉软蜜甜,口感甚是凉甜滑腻,“霜降吃丁柿,不会流鼻涕”,霜降吃柿亦是节气食俗。既然地瓜柿子不可兼得,那么,就让它们成为人世间的太阳和月亮,仁爱的光辉持续地照耀着我们。中午餐一顿熟地瓜,晚上生吃两个甜柿,这样的一天就是一首长短句,节奏鲜明,音韵铿锵,美食的抑扬顿挫成就生活的和谐之美。
  霜降过后,枫树、黄栌的叶子如火似锦,柿树满枝红果,看上去就像节庆时高高挂起的红灯笼,千树尽染,万山披红。采摘柿子,尽享乡村游之乐,是当下城里人的一种休闲方式。
  许是城市的高楼太高,阻隔了空里的流霜,椭圆形的柿叶还做着夏天的梦,柿子扁扁圆圆的,更为奇妙的是,大自然出于对它的偏爱,特意在接近基部的位置雕凿出一道环状的凹痕,使得整个柿果状似磨盘。这些柿子颜色深浅不一,青里泛黄,黄里透红。
  柿饼甘甜劲道,是祭祀灶神之上品。柿子去皮,排在簸箕里,果顶朝上,日晒夜露,待捏制的柿饼外硬内软,放入瓮中催生白霜。柿霜和地瓜霜是一样的霜,清凉甘甜,且富含甘露醇、葡萄糖、果糖、蔗糖,有清热润燥之奇效。这洁白的粉霜真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。秋霜落,柿霜生。这霜,把蔬果的甜美推向宽广。白居易有诗云:“浓霜打白菜,霜威空自严。不见菜心死,翻教菜心甜。”天降白霜,让蔬果们的生长不是增大,而是转向它们的内里,酝酿幸福的甘甜。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