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专栏 > 精神家园 > 梦里故乡 > 正文

出来很多年,最难忘是故乡的中秋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09-11 点击:
故乡中秋节

  石库门里住着姓氏各异的六家人,在中秋节那天,在外工作的、念书的、出差的,能赶回来都会奔回来,一起度过那个秋意浓、桂花香、明月爽的诗意之夜,而拜月、赏月和吃月饼就成了重中之重了。
  那一天,各家各户早早的吃过晚饭,大人们忙着张罗拜月的道具和瓜果,孩子们则可以尽情地玩,即使调皮过了头,大人们也会网开一面,怕扫了大家的兴。
  男孩子在一起斗蟋蟀,妹妹和女孩在一起玩丢手绢游戏。
  德高望重的荷娣爸开始清场地了,他拿着两把竹扫帚在门口喊我:“书呆子,帮我扫场地。”
  “公公,还是我来吧!”上海第二军医大读书的阿海抢过了扫帚。
  “我就是想让她活动活动。书呆子,去,客堂间的门后还有一把条扫帚。”
  金色的秋天,金色的桂花。“人间尘外,一种寒香蕊。疑是月娥天上醉,戏把黄云挼碎。”这宋词太美了,词里行间有一种被桂花熏醉了的感觉。
  冬青树上爬满了像喇叭口一样的牵牛花,白色的、蓝色的、紫色的,树下长满了疏疏落落、尖细而长的秋草。布鞋踩上去,一点声音都没有,但还是有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。
  当我们把场地清扫干净时,暮霭像轻纱似的一层一层笼罩了上来。
  两张八仙桌,一张摆在石库门大门外,一张则在大门内的天井里,桌上摆满了各家各户的供果。苹果、香蕉、橘子、柚子;瓜子、花生、老菱、莲藕;麻球、脆饼、蛋糕、开口笑等,最不能少的是月饼。
  母亲平日里省吃俭用,可这时绝不会含糊,买的好东西在质量上也绝不逊色于其它家庭条件好的人家。母亲要面子,我记忆里母亲每年买月饼都到浦西去,老城隍庙的小月饼很有名,各色各样的馅,孩子们都抢着吃。而荷娣妈做的糯米藕,新嫂嫂蒸的桂花糕,都让人难以忘怀。
  摆烛台和上香,都有公公一人承包,不仅因为他是大家公认有福气的人,儿女双全,而且德高望重。听母亲说,公公在三年自然灾害严重的困难时期,曾经拾到一只英纳格的男表,妻子让他换成钱,让瘦骨伶仃的孩子们吃顿饱饭。他拒绝了,他说这是有关气节的事,上交了。
  月亮升起来了。月光隔着树照了过来,槐树、杂树,落下了班驳,最美是杨柳的稀疏。
  大人们坐在长凳上,嗑着瓜子聊着天,勤快一点的妇女纳着鞋底,打着毛线,盼着月上柳梢头。
  “咭嘎咭嘎……”秋虫开始鸣叫。
  “听,叫哥哥在叫。”“不,那是纺织娘。”“不,是叫哥哥。”“不,是纺织娘,你不信可以问小群妈,织布机的声音是不是这样的?”斗蟋蟀的男孩争论着。
  “叮令叮令……”金铃子也不甘落后,伴起了和声。
  “唧唧唧唧……”野外蟋蟀的声音。勾走了魂的顾不得把各自的蟋蟀盆送回家,就一溜烟地跑了。
  女孩们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,玩上了斗蟋蟀。
  秋虫的声音到处都是,可是去捉呢,又像在这里,又像在那里,小弟弟急得直叫。
  “去去去,小跟屁虫,就是给你叫的,回去!”他的哥哥不耐烦了。
  小弟弟哭着鼻子被“遣送”回来。
  秋虫的歌声,清远而凄迷,低徘而愁肠百结,撩起了母亲们的愁情、愁思。她们的话题转向了该给孩子添置些什么衣服……
  中秋的月亮悬挂在半空中,照在门前那条大河上亮晶晶的,水面波光粼粼,水桥边,停靠着一只乌蓬船。
  公公说:“船家,带着孩子,上来玩玩吧。”
  大人有一丝犹豫,而两个光头小屁孩已经跳到岸边。
  “孩子们,拜月喽!”这是公公洪亮的集结令,孩子们像鸦雀归巢。
  公公站在最前边,后边按辈分排列。
  公公点燃了香烛,举头望着明月:“月亮,请你保佑我们高房子里所有的大人,小孩平平安安。保佑大人身体健康!工作顺利!家庭幸福!保佑孩子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接着他跪在垫子上,十分虔诚地向月亮磕了三个头。
  按照长幼顺序,父辈们许完愿,磕好头,退让到两边站着。
  孩子辈里阿海是年龄最大一个,他跪下时,两手和掌,放在胸口,默默地注视着满月片刻,三磕头。
  下来后,建国悄悄地问他:“你是不是许愿找个好对象?”
  阿海不语。
  “你脸红了?”
  阿海妈听力极好,她辩道:“月光底下看得出脸红脸白吗?”
  其实,我们都被这善良的温情陶然了。
  我对月亮许愿:“愿明月能保佑我妈妈的皮肤病能早日痊愈,不要让我妈妈受那么多苦。”
  ……
  拜过月亮后,公公将门内桌上的供物分给了所有在场的人,也分了一份给那几位不知姓名的乌蓬船一家。
  大人们一边品尝月饼的美味,一边谈着国事,扯着家事,平日大家很难这么全的聚在一起,今日话也就分外多……
  妹妹悄悄对我说:“姐姐,我还想吃妈妈买的小月饼。”我把自己那个给了她。
  而我品尝着桂花糯米藕,丝丝的甜、柔柔的软。缠绵悱恻地萦绕在舌尖,再慢慢从唇边流向心田,好久都化不开。
  孩子们还在等着分享门外桌上的礼物,也就是意味着必须守到午夜钟声,小妹眼睛睁都睁不开,可她还不愿回去睡觉。
  “你去睡吧,姐姐等着,姐姐一定给你小月饼。”
  圆月笑眯眯地俯视大地,俯视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。
  公公和阿海下着象棋,围观者不多。小字辈大一点的下军旗,小一点的打四十分。也有几个女孩在一起讲故事。
  我,默默地注视着月亮——这轮中秋的明月。月亮很远,月光很近,像童谣,向我、向整个旷宇传递着温柔和爱……
  “唧唧唧唧”我家的墙角落里又传出了蟋蟀的叫声,声音高亢,有劲。
  “是一个公的,大的。”建国兴奋地叫了起来。
  “抓到它!”“抓住它。”男孩们信誓旦旦,跃跃欲试。可折腾了半天,仍然一无所获。
  “阿海,你可是个行家,帮帮他们吧?”公公发话了。
  阿海去了没多久,孩子就雀跃了,欢叫了。
  “给我。”“给我!”孩子们争着,抢着,阿海为难了,给谁呢?
  “大哥哥,给我吧?”妹妹怯怯地看着阿海。她的一条辫梢上还系着红头绳,一条辫子已经散开,大概是睡了听见小哥哥们吵闹声又爬起来的。
  “你要了有什么用,一个小丫头。”
  “我要玩,你们都有了,我还一个都没有。”
  也许是妹妹的童真感动了阿海:“这蟋蟀是在你家捉到的,就归你了!”
  妹妹喜出望外,高兴地一个劲谢阿海。
  “家里连一个蟋蟀罐都没有,它会跑掉的。小毛,这不是女孩玩的东西,你给哥哥们吧?”
  “不要!”阿海转身从家里取来一个非常精致的陶罐,连同蟋蟀一起给了妹妹。
  小男孩们个个争抢着要拿自己最心爱的东西给妹妹换。
  看到玩具,妹妹有些动心。
  “不换,这个蟋蟀不容易抓到,大哥哥星期天回来和你一起玩,不换,听到吗?”阿海一锤定音,男孩们没有一个再吭声。
  妹妹直点头,揉着惺忪的眼睛,抱着陶罐又睡觉去了。
  男孩有的耷拉着脑袋,有的像歇了气的皮球,原先的兴奋劲不知跑哪里去了。
  阿海不愿意大家扫兴:“我们请公公讲三国演义,好不好?”
  “好!”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  在故事里,在秋风中,一轮满月,悄悄地升上了树梢。
  子夜钟声终于响了,孩子们还缠着公公:“再讲一点点。”
  “时间不早了,明天你们还要上学呢。你们想听,下回我请小清姐姐给你们讲。”
  大伙各自带着一份中秋礼物回家了。
  公公要把他的那份给我,我没拿。
  公公嗓子里似乎有东西堵着:“我不是给你,你妈很不容易。我知道这一点东西实在没多少意义,也帮不了你们什么,只是我自己心里好受一些罢了。”
  怜悯?同情?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喉咙痒痒的,眼睛有些湿。我不想说感激,感激没有用。我在心里对自己和公公说:我一定更努力地去读书,出人头地,改变家境,感恩好人。”
  秋虫还在鸣唱,似清幽的小夜曲,催人入眠,给人以一种恬静的舒适。
  满月的清辉,班驳的树影,秋虫的呢喃,团圆的月饼,公公的话语……
  秋的味,秋的韵,秋的意境,总让我看不够,赏不透。
  秋的情,秋的爱,秋的姿态,总叫我爱不够,忆不完。
  故乡中秋的明月清风,在我心里,在我梦中……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

  • 京剧的艺术特色

      京剧舞台艺术在文学、表演、音乐、唱腔、锣鼓、化妆、脸谱等各个方面,通过无数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,...

  • 京剧的舞台道具

      砌未是大小道具与一些简单装置的统称,是戏曲解决表演与实物矛盾的特殊产物。砌未一词在金、元时期已...

  • 京剧发音技巧

      (1)真嗓亦名大嗓、本嗓。京剧演员发音方法之一。演唱时,气从丹田而出,通过喉腔共鸣,直接发出声来...

  • 京剧脸谱的色彩

      脸谱分为各种脸色,所谓脸色是指脸膛主色而言,有红、紫、白、黄、黑、蓝、绿、粉红、灰、淡青、赭、...

  • 京剧脸谱欣赏2

    京剧脸谱欣赏2